還不是會員,馬上免費注冊

上海旅游

www.www.saizoak.cn/shanghai/
所在位置:21品味旅游網 > 上海旅游 > 上海概況

上海概況

http://www.www.saizoak.cn   更新時間:2013/7/15 14:33:45

 

上海——一座城市的七情六欲

因為占了地理的優勢,上海在中國眾多的城市中上海從來都是因為一副開放的姿態而顯出它的特立獨行。這一點,從張愛玲到王安憶,再到王唯銘的《上海的七情六欲》都有細致入微的描述與鋪陳。關于上海紙醉金迷的浮華、關于里弄里涂著指甲油嗑著瓜子的上海小姐、關于石庫門里的飛短流長、關于新天地的時尚風潮……上海是這樣一座城市,充滿了多元文化的鋪張,張揚著人性中的物質欲望,居住著一群總是忙于追逐時尚的都市人。

這座總面積6369平方公里的城市里,黃浦江這條形成于元代的河流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這座城市圍繞著它,展開了關于開埠、商貿、財富積累以及城市的快速形成過程,同時,黃浦江也幾乎成為了這座城市日常生活中關于歷史、時尚、情感生活的一個展示窗口。所以,每個到上海的外地人都會按圖索驥地到黃浦江一游,在這里可以看到19世紀以來留下的現代建筑的典范之作,隔江而望是展現了新上海面貌的浦東,地標式的“東方明珠”更是外地人在上海留影時無可挑剔的城市背景。曾幾何時,外灘還有一個被全中國熱烈傳誦的稱謂:情人墻,在這個被廣為傳播的名詞后面,有對上海人的開放的艷羨,也有一種不能被公然示人的妒忌之情。

與外灘不過幾步之遙的南京路,也曾經是中國人心目中的審美尺度,因為這里標志著時代的變遷、美麗的標準,同時也是優質生活水平的標尺。雖然,現在的時尚地標已經被淮海中路所取代,但那里所出售的、與世界時裝之都同步的名牌商品,只代表了都市中產者的奢侈消費水準,而南京路、四川路依然是大多數人向往的購物天堂。對于他們來說,這才是上海最具吸引力的原因,實惠的價格、優質的商品卻又不落后于時尚的風潮。

不僅如此,改造后的石庫門是小資們最熱衷的地方,幾乎是橫空出世的新天地就是中國的“普羅旺斯”,昨日中西合璧的舊建筑的外殼里,裝進了懷舊的情調、城市的歷史和符合現代人的消費品味的眾多元素。入夜,這座城市的七情六欲、前世今生都在這里被一次次地重復上演著、消費著……

當然,這些并不是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全部,多倫路上文化名人們留下的蛛絲馬跡、福州路上的書香、人民廣場上的音樂廳,與上海人津津樂道的綠波閣、紅房子、提拉米蘇一樣,都是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這座會聚了太多文化元素的城市總在不斷地帶給世人一個又一個的驚喜,2010年上海世博會在舊與新的融合中再次完成了城市的新一輪更新。

地理

“長江三角洲”與“珠江三角洲”一樣,意味著經濟發達、意味著開放,當然,也意味著這種由江水帶來的泥沙沖擊而成的陸地的地貌。

上海地處長江三角洲,北界長江,東瀕東海,南臨杭州灣,西接江蘇浙江兩省,是一塊由江水帶來的泥沙沖擊而成的土地。滄海桑田,現在的上海地域在1萬年前大體已經產生,而6000年前,上海西部已經成陸,古海岸線曾長期穩定在西北至東南一線,稱為“岡身”。現在上海的嘉定、南翔(屬嘉定區)、柘林(屬奉賢區)就在岡身一線。

上海陸地地勢總趨勢是由東向西低微傾斜。以西部淀山湖一帶的淀泖洼地為最低,海拔僅2~3米,因而形成一個面積60平方公里的淀山湖,湖水碧澄如鏡,沿岸煙樹迷蒙,1979年起,興建以仿古建筑為主的風景區,按《紅樓夢》意境構筑“大觀園”。其中怡紅院、瀟湘館、蘅蕪院、稻香村和鴻禧堂等均照書中格局建筑。還搜集各地奇花異卉20多萬株,構成梅林春深、群芳爭艷、金雪飄香等風景點,梅花、杜鵑、海棠等觀花植物落英繽紛,奇峰異石,洞壑幽深,讓熟讀《紅樓夢:》的讀者仿佛身臨其境,感受曹雪芹的山水真意、亭臺仙境,真可謂“假亦真來真亦假”。

上海西部有天馬山、薛山、鳳凰山等殘丘,天馬山為上海陸上最高點,海拔98.2米。現在的天馬山在上海這座國際大都市中還保留著一點自然的氣息。當然,它并不是上海碩果僅存的山丘,在上海松江區西北平疇綠野間,屹立著一群小山丘,其中庫公山、鳳凰山、薛山、佘山、辰山、天馬山、機山、橫云山、小昆山有“松郡九峰”的美譽。唐、宋時,九峰三泖為江南名勝。元、明以后,九峰上有寺廟、亭臺,山下有園林,羅列為十景。庫公山最小,傳說是秦代亢桑子隱居處。鳳凰山形如延頸舒翼的鳳鳥。薛山在唐代有薛道約隱居,又名玉屏山。佘山為九峰之冠,有東西兩山,西佘山海拔80余米,翠竹幽篁,筍有蘭香,又名蘭筍山。辰山又名神山,傳說元代有道人彭紊云居此。天馬山最大,山上多寺院,有燒香山之稱。機山相傳為晉代文學家陸機所居,山下有平原村,均稱陸機遺跡。橫云山則為陸云所居,山上多峭壁,故有聯云嶂、麗秋壁之景,旁邊有赭色小山,有“小赤壁”之稱。小昆山傳說古代產玉,山形如覆盆,有“婉孌昆岡”之景。

除了松江區的九峰,上海海域上有大金山、小金山、烏龜山等巖島,大金山海拔103.4米,為上海境內最高點,但至今仍無人居住,也不對外開放。在青浦區,則還有一種人工堆積而成的小土丘——福泉山,位于重固鎮西側,以井泉甘美而得名。原始時代,氏族形成了擁有權力的首領,他們指揮族民堆土建墳,現在的福泉山,東西長90米,南北寬60米,高7米,據考證就是4000多年前我們的先民人工堆積而成的。20世紀60年代,考古工作者發現了這個古文化遺址,70年代開始發掘后相繼出土了6000多年前新石器時代的古墓以及商、周、秦、漢、唐、宋各代的墓葬,出土的文物有石刀、石斧、骨針、骨鑿和骨制箭頭等近千件。福泉山遺址也因而名聲大噪。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盡管上海也有如是悠久之歷史、靈秀之風景,但香港歌星葉麗儀所演唱的這首《上海灘》主題曲卻仍然忽略了靈山,而將壯志豪情投之于潺潺流水。黃浦江擔當這樣的美譽也實在是實至名歸,不僅因為它擔當著交通要道之責,而且傳說上海的兩個簡稱“滬”和“申”都與黃浦江有著密切的關系。魏晉時期,松江出海口為防御要地,歷史文獻記載為“滬瀆”。滬是一種捕魚工具,瀆指流人大海的水域。黃浦江及其支流在上海盤桓縱橫,這里水清魚多,自古以來就是當地人生活食糧的重要來源。人們把柱柵插在河里,用繩子編成網,用以捕魚捕蝦,自然是滿載而歸。

而在春秋時期,楚滅越國后,起用黃歇為相,加封春申君,上海也是其封地中的一部分。黃歇曾組織力量修繕上海附近的江河,所以黃浦江又叫春申江,上海也因此有了另一個簡稱:申。

黃浦江源出淀山湖,至吳淞口入長江。全長114公里,河面寬約400米。下游江闊水深,是重要的交通運輸要道,又稱黃龍浦、黃歇浦、春申江、申江等。據清同治《上海縣志》載,明永樂中戶部尚書夏原吉疏浚大黃浦,匯合吳淞江,通范家浜至吳淞口入海,始成今日之黃浦江。黃浦江亦為上海名勝。明、清時,“黃浦秋濤”為滬城八景之一,傳說農歷八月十八在陸家嘴可見“銀濤壁立如山倒”之景,但隨著陸家嘴的開發,這一美景大概只能留存于古籍的紙頁之間了。

歷史

這片由長江沖積而成的土地,一直守望著長江的入海口,迎來送往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船和由此帶來的不同的文化與價值觀,這就是上海。

秦朝設郡筑道

6000多年前,就有人類在這一帶繁衍生息,如今的“岡身”以西還可以找到許多古文化遺址,如青浦區的崧澤、閔行區的馬橋、金山區的亭林等。

公元前223年,秦滅楚后設會稽郡,洽所在蘇州,會稽郡所轄地包括繆縣、由拳縣和海鹽縣。繆縣即今上海市嘉定區、江蘇省昆山、太倉一帶。由拳縣相當于今天的青浦、松江,海鹽縣則相當于今天的金山、奉賢。秦始皇統一六國后,修筑了一條由成陽經湖北湖南而抵江蘇、上海一帶的寬闊馳道。據史載,馳道寬50步,每隔3丈植樹一株。馳道通過今松江西北,“經青浦古塘橋,西通吳城”。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率丞相李斯、少子胡亥等一批文臣武將南下巡游,曾通過松江西境和青浦南境的橫山、小昆山、三泖地帶,現在金山區的秦皇山因而得名。

北宋年間,上海出現了榷貨場,這是由國家經營的貨物存放和交易的場所。因水道和海道交通的便利,上海的榷貨場流量極大,政府也因此收繳大量的財政收入。南宋以后的上海持續繁  榮,北方戰亂頻繁,生產受到破壞,而南方則依賴長江天塹得以外偏安。南宋遷都臨安后,將市舶提舉移駐上海鎮的華亭縣,加強對航運、貿易和稅收的管理,市舶提舉起了海關的作用,南宋咸淳三年(1267),正式設立上海鎮臺,屬華亭縣管轄。遭由于南宋時期商業活動頻繁,上海已經成為了新的貿易港口,商賈云集。

元朝上海是全國七大市舶司之一

元朝的疆域遼闊,實行行省府縣制度,上海是江浙行省松江府的一個縣。元至元十四年(1277),上海鎮已經成為了華亭縣的第一重鎮,元在上海鎮設立市舶司,與廣州泉州溫州、杭州、慶元、澉浦合稱全國七大市舶司。本埠市舶司的衙門設在后來的上海縣署內,即今小東門方浜南路的光啟路上。元朝有發達的漕運和海運,南方的糧食往往是由上海經運河至北方或通過海路經黃海、渤海灣運至北方。上海港口的作用超過了兩宋時期。元至元二十八(1291),將華亭東方的5個鄉劃出,正式建“上海縣”,這是上海建城的開始。

元朝后期,烏泥涇來了一個黃姓老婦,人們以為她是修道的老婦,因而稱呼她為“黃道婆”。黃道婆自稱是本地人,因為家境貧寒,被賣作童養媳,所以自小就逃出家門,她曾漂洋過海,一直來到海南島崖州,在黎族人居住的地方居住了30年,從而學會了當時漢人還不會的棉花去籽、彈花、成紗、織布、染色等一整套先進技術。在烏泥涇,黃道婆教每戶人家的婦女紡織,在她的影響下,淞滬地區的棉織業和絲織業迅速興旺發達起來。

1600年前后,意大利籍的羅馬天主教傳教士利瑪竇由澳門入境,與在北京供職的上海人徐光啟相識。徐光啟發現西方科學技術自有它的長處,于是決心與利瑪竇合作,譯介西方的經典著作,其中包括【乾坤體義】、【同文指算】、【幾何原本】、【萬國輿圖】等多種,在中國開“西學東漸”之風。1633年,徐光啟溘然長逝,他的遺體從北京運回上海,葬于今徐家匯光啟公園內。

鴉片戰爭的轉折點

1840年的鴉片戰爭,也是上海歷史的轉折點。

1842年6月,英國侵略軍沿海路交上進攻吳淞炮臺,江南提督陳化成率部奮力抵抗,擊傷英艦多艘。兩江總督牛鑒聞報后,排列儀仗前往吳淞,中途遭英軍艦船炮擊,牛鑒驚慌失措,臨陣脫逃,清軍陣腳大亂。英軍趁機從東炮臺登陸,夾擊西炮臺,陳化成孤軍無援,與守臺官兵一同壯烈殉國。數日后,上海縣城失守,英軍繼續西進,并攻取南京。清政府在軍事上的失敗導致其不得不于1842年8月29日接受簽訂近代第一個不平等條約——【中英南京條約】。條約規定,開放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作為通商口岸,在五個通商口巖中,英國首先把上海作為傾銷商品的市場和掠奪原料的基地。開埠后,上海的城市有了很大的發展,到1852年,上海已擁有50多萬人口,街道道100多條,尤其民城隍廟、花衣街、咸瓜街、東門十六鋪、南碼頭等地最為熱鬧。

小刀會是成立于廈門的民間秘密團體,屬天地會支派,1851年傳到上海。1853年春,受太平軍攻占南京和福建小刀會起義的影響,上海各秘密團體相繼合并于小刀會,會員數千人。同年9月5日,周立春首先起義攻克嘉定,7日,劉麗川、潘起亮等起兵響應,攻占上海縣城,生擒上海道臺吳健彰,建立“大明國”(后改稱太平天國),并上書洪秀全表示接受太平天國領導。這是當時響應太平天國的眾多起義軍中較有影響的一支。起義軍先后攻占寶山、南匯、川沙、青浦等縣。在1855年的北門戰役中,起義軍同清軍及外國侵略者進行殊死搏斗,重創了清軍和法軍。戰至2月,終因受敵圍困多日,彈盡糧絕,遂決定分路突圍。首領劉麗川在突圍中犧牲,余部加入太平軍或去江西投身當地的天地會起義。

經歷了兩次鴉片戰爭,當時的兩江總督曾國藩、江蘇巡撫李鴻章等人親眼看到了外國侵略者“大炮之精純,子藥之細巧,器械之精明”,“深以中國軍械遠遜外洋為恥”,開始自辦兵工廠。1862年,李鴻章首先在上海設立制炮局,從香港購買制造器械,制造槍炮。1865年,李鴻章在虹口收買了一座由美國人開設的旗記鐵廠,又把另外兩個制炮局并入,正式成立了“江南制造總局”。同治九年(1870),李鴻章責成丁日昌、馮光駿等在龍華寺北購地80余畝,籌建龍華黑藥廠(又稱火藥廠或制藥廠等),并選中此地成立了中國第一個工業設計所。同治十二年( 1873)工廠建成,改稱江南制造局龍華分局。

辛亥革命后的上海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中間相隔了10年,而其間,上海作為繼北京之后又一個重要的城市,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都在這里發生。

1915年9月,參加過辛亥革命的陳獨秀在上海創辦《青年雜志》(后改名為《新青年》),成為新文化運動的發端;1919年,北京爆發了以學生為先導的“五四”愛國運動,隨后上海工人亦舉行罷工以響應學生運動,1920年,陳獨秀在上海發起組織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探討社會主義學說和中國社會改造問題,同年8月,上海共產主義小組正式成立,并擬定《中國共產黨宣言》。1921年7月23日,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召開,這次會議成為了中國近代史上紅色的起點。此后的幾年中,孫中山在上海的寓所里會見過數位中國共產黨人,并在這里醞釀了第一次國共合作。

1925年5月15日,日本資本家在沖突中槍殺工人顧正紅,打傷多人,激起市民的極大憤慨。中國共產黨上海黨組織決定發動各界群眾舉行反帝示威。30日,當上海工人、學生萬余人在南京路上示威時,遭到英國巡捕的鎮壓,當場死傷數十人,釀成震驚中外的“五卅慘案”。慘案發生后,中共中央號召上海工人罷工、學生罷課、商人罷市,并在6月1日成立上海總工會以及運動指揮核心工商學聯合會。聯合會提出懲兇、賠償、永遠撤出外國軍隊等17項條件。這一運動得到全國各大城市人民的聲援和響應,形成了全國范圍內的反帝運動。

為配合北伐軍推翻軍閥孫傳芳的統治,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間,上海工人在中國共產黨的直接領導下,先后發動了三次武裝起義。第一次在1926年10月24日,參加者數千人;第二次在1927年2月22日,數萬工人參加。由于實力相差懸殊,又缺乏經驗,在孫傳芳的鎮壓下,兩次起義均告失敗。1927年3月21日,在充分準備的基礎上,以周恩來、羅亦農為首的共產黨人,領導數十萬工人舉行第三次武裝起義,向北洋軍閥直魯聯軍全面進攻,經過30個小時的奮戰,最終取得勝利。次日召開臨時市民代表大會,正式宣布成立上海特別市臨時政府。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滬秘密召開清黨反共會議,同時將嫡系部隊調入上海,并加緊和青紅幫流氓頭子秘密勾結。4月12日,全副武裝的流氓分子襲擊工人糾察隊,軍隊以調解為名,解除工人武器,并打死打傷工人300多人。接著,蔣介石下令封閉上海總工會等革命團體,大肆捕殺共產黨人。在此后短短3天內,即有300多人被殺,500人被捕,5000人失蹤。“四一二”政變后,國共第一次合作宣告破裂。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分數路由租界向閘北進攻,史稱“一.二八事變”。駐滬十九路軍奮起抵抗,隨后張治中率第五軍中的兩個師增援堅持一個多月,日軍在頑強抵抗下死傷數萬,三易主帥,仍未能推進半步。3月初,日軍在太倉瀏河登陸,十九路軍腹背受敵,被迫撤離。在英美法各國調停下,中日雙方進行談判,5月5日簽訂了屈辱的【淞滬停戰協定】,進一步加強了日本在滬的侵略勢力。

1936年11月23日凌晨,國民政府以“危害民國”罪在上海逮捕全國各界救國會領袖沈鈞儒、章乃器、鄒韜奮、李公樸、沙千里、史良、王造時7人,并移送蘇州關押,史稱“七君子事件”。此事極大地震動了全國,上海萬余市民簽名要求釋方七君子。迫于輿論的壓力,在“七七事變”后不久,政府裁定具保釋放七君子。1939年1月,又由四川高等法院宣布撤回對七君子的起訴,該案件至此結束。1937年8月13日,日軍沿北四川路、軍工路一線發動全面進攻,中國軍隊奮起反擊,拉開長達3個月的淞滬戰役,涌現出像四行倉庫保衛戰中謝晉元領導的八百壯士這樣的抗日英雄,共計斃傷5萬余敵,粉碎日本3個月滅亡中國的迷夢。1937年11月10下午,日軍向南市區發動總攻,第二天下午,南市區守軍彈盡糧絕,當局下令撤退。12日,國民政府軍委會發表【告上海同胞書】宣告上海淪陷。20世紀30年代,鄒韜奮在上海主編【生活】周刊、【大眾生活】等刊物,力主抗日救亡,并開辦出版和經售進步書刊的生活書店,還參加中國民權保障同盟。1936年6月,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在上海成立,鄒韜奮被選為執行委員。后發生“七君子事件”,1937年7月獲釋后,鄒韜奮即離開上海,輾轉武漢重慶、香港等地。1942年進入蘇北抗日民主根據地,1944年7月24日病故。

面對不斷涌現的危機,國民政府于1948年8月19日進行幣制改革,發行金圓券,收回法幣,限期收兌民間所有黃金、白銀和外匯。為推行上海地區的幣制改革,蔣介石派蔣經國前往上海督陣。

蔣經國來滬后,即成立經濟督導員管理處,設立11個“人民服務站”并置告密箱,揚言“只打老虎,不拍蒼蠅”。他親自傳訊上海工商、金融界的頭面人物,強迫其交出金銀外匯,又派遣戡建隊鎮壓抗拒者,強制實行限價政策,突擊搜查全市物資倉庫,沒收存期超過3個月的庫存貨。上述非常措施,絲毫不能阻止孔祥熙、宋子文等大官僚財團繼續搜刮民脂民膏。10月2日,上海出現空前的搶購風潮,、金圓券貶值,幾成廢紙。11月1日,國民黨政府被迫取消限價,不久,蔣經國悄然離滬。“打虎運動”不僅沒有挽救危機,反而加速了國統區內經濟的崩潰。

解放戰爭中的上海

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和朱德向中國人民解放軍下達了進軍命令。23日解放南京,解放軍直逼上海。蔣介石在上海郊區縱深30公里的土地上,構筑了許多現代化的防御工事,集中8個軍、25個師約15萬人,還有空軍、特種部隊、保安旅團等共20多萬人。而中國人民解放軍也集結了8個軍,在陳毅司令員的指揮下,直插高橋。5月15日,東線兵團解放松江、莘莊。23日取得高橋戰役的勝利。5月24日,國民黨上海市市長陳良委任趙祖康代理市長,自己倉皇而逃。湯恩伯也率領部分殘兵敗將逃往臺灣。5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上海舉行隆重的入城儀式,上海正式宣告解放。

上海:現代大都會的傳奇

前些年女作家陳丹燕寫過一本《上海的風花雪月》,風靡一時,以其纏綿悱惻的筆調吸引眾多讀者。書名中的“風花雪月”用得極好,確實是最能概括這座摩登城市韻味的形容詞:“上海,曾經被稱為東方的巴黎,曾經是個浮華璀璨的花花世界,曾經最西化、最時髦,有著最優雅精致的生活方式……”20世紀末以來,對老上海的懷舊熱方興未艾,但人們懷念的只是那個“東方的巴黎”,那個“冒險家的樂園”,那個風花雪月的舊上海。就像衡山路上的酒吧的名字直截了當地道出了這一熱潮的真實意圖——“時光倒流”,“1931”為什么不去城隍廟或龍華塔懷舊呢?其實這些地方才是上海最早的根脈所在。讓我們首先看看海派文化在勃興之前的歷史吧。

一扇被堅船利炮轟開的大門

上海的興起,可以追溯到遙遠的古代。它首先是上海鎮,宋代的時候設立市舶提舉司,“以來遠人,同遠物者”。其次是上海縣,那是元代,從一個鎮到縣,就成為了帝國行政制度上的一個單位,主要是因為它有龐大的海鹽場,而鹽是帝國稅收的重要來源。到了明代,上海一帶的棉花種植業和紡織業發達起來了,小學課本上講的偉大人物松江府的黃道婆,就是個紡織業的能手,而上海的棉紡的發達,也使得上海獲得了“衣被天下”的口號。一個是鹽業,一個是織造,使得上海早在清代之前,已經是個具有重要地位的城市。

雖然在兩百年前,上海仍然只是一個濱海縣城,但在當時的中國版圖上,這是一塊缺少歷史重負、可以重新設計,而地理位置又極其優越的地帶。19世紀中葉,西方殖民者的堅船利炮轟開了中國的大門,地處東南海角的上海被辟為通商口岸,從此海派文化就在上海灘中西方文化相互撞擊、交會、滲透、吸引、兼容的土壤中孕育誕生了。海派近海,有學者稱之為海洋派文化。人們指出了它的許多特征,比方說,海派文化的實效性、兼容性、多元性、商業性、市民性等,但是最能夠體現海派文化精髓和深層內涵的,應該是它的開創性。

進入清代之后,上海是怎么進入“現代”的,也就是說上海這個城市的“現代性”是個非常時髦的話題。1843年開埠以前,可以視為海派文化的醞釀期。上海地處長江三角洲,遠在春秋時代的吳越文化作為一種地域文化奠定了海派文化的根基。盡管上海歷經近代一百多年滄海桑田的變化,歷盡了繁華與沉寂,吳越文化的底蘊,無論是在明末清初形成的上海老城廂、青浦朱家角鎮的水鄉街巷,或者在松江醉白池豫園這些江南古典園林中都能尋覓到蹤跡。

吳越文化是一種水之文化,水是流動型的,而非靜態型的,海派文化

傳承了吳越文化的親水性特征,從本質上說是一種動態文化。時至今日,在船只來往穿行的黃浦江上,當大洋彼岸駛來的輪船和上海船廠下水的大山一般的巨輪相遇時,相互“嗚——”一聲禮貌地打個招呼,擦肩而過:而從太湖水域開來的一艘艘小運輸船穿行其間,確確實實如在高山峽谷之中。這景象,化為一股強烈的直感涌上心頭:世界——上海——內地。這種橫向的直感,看縱向的歷史書是不會有的。海派文化還傳承了吳越文化的敏感和細膩,它總是體現出對異質文化的寬容,它不僅僅是多元的,而且是自由的。因此在西方文化殖民主義的侵襲下,海派文化傾向于“媚俗”和大眾化的共生的審美取向,多元性、多重性的文化內涵使海派文化不再局囿于民族性和地域性。

在“十里洋場”中成長起來的“海派文化”

由于西方文化的進入,上海這個開埠港口城市的崛起,帶有東方魔幻般的色彩,像一座“飛來峰”坐落在廣大“鄉土中國”的包圍里。從1843年到1898年,是海派文化的生成期。晚清時期的上海是“八面來風”的移民社會,也是中西文化交會融合之地,在這樣的環境下,折射滬地移民社會習性和文化性格的海派文化孕育而生。

眾所周知,上海是一個典型的移民社會。上海不僅華、洋雜處,而且沿海的江、浙、粵、閩以及內地各省的城鄉居民因經商、戰亂、求學、謀生、獻藝乃至避禍均遷徙落腳于此。這些移居上海的市民基于語言、習慣、關系網等原因,在居住區域、職業分工等方面就自然形成一個個不同的小社區。據《上海小志》中記載:北四川路、武昌路、崇明路、天潼路多粵人;廣東路、小東門街多閩人;福建路、南市內外成瓜街多甬人甬號。從滬上各行各業來看,當時的先施、永安、新新和大新四大公司,因由廣東華僑創辦,公司內以廣東人居多,銀樓、五金業以寧波人居多,運輸、碼頭、理發、沐浴業以蘇北人居多,皮貨業以東北人居多,古董行業以回民居多。

攜帶不同文化“版本”的移民自各地匯集上海,使上海的語言、飲食、習俗等文化載體呈現出多元化的特色。上海的馬路取名于全國各地,上海的市民來源于全國各方。正是這些原來的“異鄉客”在滬上集聚、交往、融合,從而在上海這個特大城市里產生了“南腔北調”和博采廣納的異趣。

從1898年至1949年,海派文化步入了全盛時期。當時的上海憑借其無與倫比的地理位置,逐漸成為遠東地區最活躍的工商金融中心,商業意識和利潤原則滲透、左右著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上海最著名的建筑群當算外灘“萬國建筑博覽”。當初殖民者們踏上上海這塊陌生的土地時,就看中了黃浦江的這片江灘。于是,這條曾經由船夫與苦工踏出來的纖道,經過百余年的建設,高樓林立、車水馬龍。這些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并存的建筑,已成為了上海的象征。

外灘建筑群北起蘇州河口的外白渡橋,南至金陵東路,全長約1500米。著名的中國銀行大樓、和平飯店、海關大樓、匯豐銀行大樓再現了昔日“遠東華爾街”的風采,這些建筑雖不出自同一位設計師,也并非建于同一時期,然而它們的建筑色調卻基本統一,整體輪廓線處理驚人的協調。無論是極目遠眺或是徜徉其間,都能感受到一種剛健、雄渾、雍容、華貴的氣勢。這里也就是赫赫有名的“十里洋場”。

與“遠東第一都市”的經濟中心美譽相比,上海文化中心的地位也得以確立,根本前提在于其高度發達的都市商業、相對寬松的政治環境和初步繁榮的市民社會,因此,商業性、政治性和市民性也就是這一時期海派文化的顯著特征。無論是報刊、書籍的印刷、發行,戲劇的排練、演出,還是電影的拍攝、放映,都嚴格遵循市場的需求和經濟運行的機制。商人最初是為了賺取利潤而從事文化經營活動,但現代生產技術和商業化經營模式的引入卻從一個方向有力地推動了上海文化產業的繁榮,上海的出版業、新聞報刊業、戲劇和電影業等迅速地發展起來。于是,上海有了傲視全國的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申報》等大型文化機構。因為有了這些文化機構、文化產業,就有了越來越多的文化人士聚集于此,培養、造就和吸引了大批文化精英、文化大家。

海派文化是一種現代化的都市文化,它產生于都市生活的土壤,反映著都市人的心態、趣味和風尚。它不像舊時正統文化那樣局限在士大夫文人的狹小圈子里,而是以廣大市民群眾為接受對象。它在許多方面以迎合市民的需要為主旨,其本身已具有了濃厚的市民性傾向。像鴛鴦蝴蝶派小說、海派京劇、各種地方戲與曲藝、文藝副刊與小報畫報、連環畫、廣告, 畫、月份牌、年畫以及電影院、游樂場、歌舞廳、酒吧等,在上海極為流行,經久不衰。海派文化的市民性和商業性特點也極大地促進了海派文化的革新性。大凡革新手段,如海派畫家的參用西法,海派京劇的設用燈景,海派小說的現代派技巧等,無不意在增強作品的可觀賞性和可接受性,以濃重的世俗色彩和世俗趣味來滿足都市生活、市民生活的精神需求。

海派文化的親西方性,使它從一開始就認識到自己有利的位置,它所具有的眼光是“白領”的眼光(對普通下層市民只抱同情)。它所認同的洋場社會生活方式,滬西高級生活區的情調、專演派拉蒙和米高梅片的電影院、跑馬廳、跑狗場、博覽會的氣氛,開放的社交、娛樂、商業、教育活動,人和人在金錢關系中尋求新的調整方式,逐漸成了“上海”的標志。就像過去的上海典型標志物是城隍廟,后來成了“先施公司”的尖頂。上海的金融貿易掌控在殖民者手中,經濟活動發生在租界的大樓里。海派文學反映的正是以租界為主位、華界為邊緣的這個城市的面貌。

如今,多倫路就是一條見證當年輝煌的文化名人街,體現的是海派風格,跟北京的四合院不同。多倫路的街道兩旁,風格各異的建筑依次而立:伊斯蘭風格的樓房,西班牙式的花園,中西合璧的教堂。這些精致的西洋建筑,曾是孔祥熙、白崇禧的公館。這些看上去不太起眼的石庫門房子,也曾是20世紀30年代魯迅、茅盾、葉圣陶、柔石等一大批文化名人的住所。上海名人們會聚于此也是有原因的,由于當時多倫路一帶房租便宜,低收入的文化人也就喜歡住在這里。同時,這里既非租界,又跟租界絲縷相連,西洋文化氣息恰到好處。

其時多倫路上還有著名的咖啡館、內山書店、電影院和戲院,文化氣息濃厚。當年魯迅就經常在咖啡館和書店里接待朋友,邊喝咖啡邊談論時局和文學事件。除書店外,廣學會、商務印書館也散布在多倫路的周邊,這也給文化人士提供了方便。如今,這里經過幾年的市場運作,商業結構分布趨于成熟:古董店、畫廊、舊書店、酒吧、紀念館,都是老上海風情的懷舊場所。

自1949年至1978年,海派文化處在一個轉折期。新中國成立以后,文化中心逐漸北移,在商業和文化經營上都很成功的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被遷往北京,以郭沫若、茅盾、葉圣陶、夏衍、曹禺為代表的上海文壇驍將率領幾十萬文藝、教育、出版、理論大軍也陸續遷居北京。從表面上看,海派文化停滯了,或者退化乃至淡化了,而事實卻并非如此簡單。人們驚奇地發現,海派文化所固有的創新能力并沒有完全銷蝕,而是從藝術形態向生活形態演化了。無論是曾風靡全國的“假領頭”,還是讓外地人咂舌的半兩糧票、“螺螄殼里做道場”,即便是在物質生活相當匱乏的短缺經濟時代,上海人依然能憑借其聰明才智精致地生活著,尺寸恰當地生活著,

有海派文化做底的城市情調

改革開放后,上海重新拾起舊日的魅力,經濟突飛猛進,浦東大開發舉世聞名。東方明珠、金茂大廈等新型建筑的挺拔林立,重新為上海找到了全球大都會的位置。世界的目光再次轉向東方,越過十里洋場的舊日繁華,聚焦中國上海CBD。如果說到了北京不到長城就不算到北京,那么,到了上海不到新天地就不算到了上海。新天地是上海繁華路段上著名的酒吧一條街,每當華燈初上之時,便有大批跨國公司的高層白領來此休閑娛樂。

衡山路一帶更是造就了一批懷舊色彩濃郁的酒吧,與其他城市相比,這些酒吧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營造出富有歐美風情的異國情調和懷舊氛圍。上海,也成了小資們的天堂。所謂“上海的風花雪月”其實是一種小資情調。北京的有錢人并不比上海少,但似乎沒有誰稱得上貨真價實的“小資”。哪怕在外企上班的白領,好像也不太擅長或不太喜歡那一套。上海的舊家底是百年前的那座殖民色彩濃郁的大都會,譬如陳丹燕為一幅老照片所寫的說明:“舊時的陽光,舊時的風,舊時的歐洲皮革的招牌廣告,這是30年代的淮海中路商業街……有薄薄陽光的下午在這里逛街,這是上海絕大多數女子的享受,窄窄的人行道上,飄浮著埃及香煙、法國香水、羅宋新出爐的面包和新出鍋的生煎饅頭的溫和氣息。”上海灘的半壁江山,基本上被形形色色的舶來品占領了。而北京的王府井或前門大街什么樣子呢?依舊古色古香,依舊是盛錫福、全聚德、同仁堂等老字號的天下。今天在人們的心目中,上海仍然是中國最時髦的城市。

懷舊熱的持久不衰,還在于舊上海的租界面積較大,因而留下了許多歐式建筑,使某些街區顯得頗洋氣,典型的中西合璧。上海人很懷念月色撩人的外白渡橋。張愛玲小說里的男女主角,最適宜在橋上散步,展覽西裝領帶與旗袍高跟鞋組合的花樣年華。在他們心目中,這是一出東方的“魂斷藍橋”。上海人總對巴洛克式的和平飯店津津樂道,覺得那是外灘的門臉,而且里面的西餐與爵士樂很正宗。

對生活在上海的小資們而言,他們能夠享受恒隆、中信泰富購物的高貴尊榮,同樣去襄陽路“軋鬧猛”也是很時尚的事。在外灘愜意地踱步,可以享受黃浦江上吹來的習習涼風,到新華路泡泡酒吧也別有一番搖滾風味,實在走累了,在草坪上躺一下大概也會做一個有歷史厚度的夢吧?王安憶、安妮寶貝等有時候又會有大作問世,讓他們趕去上海書城搶購。他們去博物館可以談談金石,去科技館可以感受時尚科技數碼生活;在新天地的東魅喝酒,港派和歐派的面對面交流也別有情趣;也可以去衡山路吃巴西烤肉,飯后去舒適堡跳操、洗桑拿;可以去錢柜唱歌,順便去吃泰國空運來的咖喱,日本的三文魚壽司與意大利的鐵盤比薩同樣受歡迎,美國的雞肉漢堡和小浦東的三黃雞都有各自的市場……

但這一切都抵不過南京路步行街的開放,這條街就是新舊上海交織的縮影。它西起西藏中路,東至河南中路,新中國成立50周年時落成的這條步行街,使¨百年南京路”煥然一新。走在步行街土,可別只顧購物,別忘了仔細看看市百一店(原“大新公司”)、華聯商廈(原“永安公司”)、上海時裝公司(原“先施公司”)和第一食品商店(原“新新公司”)。這,“四大公司”,把南京路的過去與今天不斷迭映在眼前,傳統與現代的交織為這條百年老街增添了別樣的魅力。彩色的鋪路磚石、統一的路心售貨亭、兩邊各類時尚流行商店、熙熙攘攘的人群、可愛的觀光小火車,以及設計別致的城市雕塑……這些都構成了上海的現代都市風景。

昔日的黃包車、香燭店、“美麗牌”香煙廣告不見了,身著旗袍、梳著盤發的上海小姐不見了,就連當年顯赫一時的“先施百貨”如今也完全換了樣子。現代的都市文明在這里把屬于過去的痕跡抹得一干二凈。從河南路口開始,步行街結束,繼續向東,一直到南京東路外灘,似乎又從21世紀墜入一個陌生又熟悉的時空,似乎是狄更斯筆下的英倫街景,似乎是在父輩的照相簿中見過。狹窄的街道,四方高大的建筑,灰色調的圍墻和百葉窗,高高的天花板,尖尖的屋頂,每一棟樓都記載了一段曲折跌宕的故事。夕陽為它們添上一層薄霧,透出一種20世紀三四十年代特有的迷離的浪漫。有人說“外灘的故事就是上海的故事”。外灘那一座座鋼筋水泥的樓宇,不正講述著舊上海灘如夢般繁華的往事?

 

 

重庆时时彩真的能发财